國微控股有限公司(股票代碼:02239) 歡迎光臨國微集團(深圳)有限公司!
                  國微集團(深圳)有限公司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 2020
                  分類

                  國微集團潛心打造數字全流程EDA系統

                  發布時間:2020-08-25 文章來源:集微網

                  集微網報道,眾所周知,EDA資金投入大、技術難度高、研發周期長、重經驗,一直是我國半導體產業發展的短板。

                  近年來,在國家大力發展半導體產業的背景下,作為IC設計基礎的EDA 技術愈發受到重視,部分技術節點的EDA工具已經有所突破,不過在技術難度最高的數字芯片設計領域,國內EDA工具卻是一片空白。

                  在此情況下,國微集團勇于擔當,敢于作為,發力EDA技術領域,于2018年承擔國家重大科技專項“芯片設計全流程EDA系統開發與應用”,面向先進工藝和國產高端芯片的需求,研制數字芯片設計的EDA系統。

                  國微集團EDA技術研發領軍人物黃國勇博士

                  國微集團EDA技術研發領軍人物黃國勇博士表示,我們需要潛下心來,目光放長遠,把內循環做好,目標在5到10年內,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提供一套成熟的數字芯片設計全流程EDA系統。

                  抱團發展才是出路

                  事實上,中國并非第一次在EDA工具方面受到掣肘,也并非第一次自主研發EDA技術。

                  作為深耕EDA技術20余年,先后參加多項國家EDA攻關課題的行業老兵,黃國勇博士對產業的理解非常深刻,如數家珍。

                  黃國勇博士介紹到,國內EDA產業發展始于上世紀80年代,在技術禁運的壓力之下,中國根本買不到EDA工具,也曾自主研發過,并依靠自身技術積累成功開發出了與國際廠商處于同一水平線上的產品。

                  “當時中國在EDA工具方面的水平并不差,但就在中國成功攻克EDA工具這項難關后,美國開始解除EDA工具方面的技術禁運。由于美國EDA工具技術成熟,銷售策略得當,贏得了眾多客戶,相比之下,當時的中國企業無論是在市場運作還是資本運營上都顯得十分稚嫩,且中國政策一直是積極推動全球化,國內也不再繼續深耕該領域,雙方的差距越來越大。”黃國勇博士指出,直到美國逆全球化政策實施,我們才發現中國半導體產業短缺的環節很多。許多基礎的東西不做,產業的發展就受到了掣肘。

                  目前國內的EDA工具很分散,全是點工具,提供不了全套的工具鏈,而國際EDA公司提供給芯片企業的一般都是全套工具。

                  黃國勇博士指出,半導體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每個鏈節都不能少,不是補上幾個關鍵鏈節就行的,所有的環節都很重要,EDA工具同樣如此。因此,短期內是不可能形成全鏈,我們需要一個長期完善、迭代的過程來完成。

                  對于國內EDA工具目前面臨的發展困境,黃國勇博士表示,國內并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互相促進的產業鏈。國內EDA工具廠商沒法參與晶圓廠的合作研發,即使有EDA產品生產出來,也沒人用,就代表得不到反饋,得不到長進。因此,這是一個循環,需要國內產業鏈一起抱團來做。

                  抱團一直是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方向,只有通過產業鏈上下游聯動,才能獲得成功。然而,國內產業鏈上下游協同不夠緊密的問題一直存在。

                  黃國勇博士提出,“資歷”是建立半導體產業合作時的關鍵門檻。半導體產業的各個環節試錯成本過高,隨便哪個環節出錯,帶來的后果可能就是數千萬甚至數億研發投入打水漂。無論是晶圓廠還是IC設計廠商都更愿意相信proven tools(被證明過的工具)和proven teams(被證明過的團隊)。

                  在此情況下,晶圓廠、IC設計廠商長期都與國外的EDA工具廠商形成一個循環,共同成長,而國產EDA工具一直處于缺位狀態,即使做出來了也根本沒人用,進不到設計公司和工藝廠,就形成了惡性循環,之后也沒人再做了。

                  堅持把循環打通

                  EDA在半導體產業中屬于不可或缺的環節,不做顯然是不行的,那么,究竟應該怎么做?

                  2018年,國微集團義無反顧地把EDA作為集團最重要的戰略發展方向,并吸納許多EDA行業的頂尖人才,黃國勇博士便是其中之一。

                  黃國勇畢業于清華大學,在計算機系獲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完成學業后,黃國勇進入北京集成電路設計中心工作,投身于EDA領域,參與過90年代國產首套EDA軟件熊貓系統的研發,隨后擔任過多項國家EDA攻關課題的負責人。目前,國內EDA領域的人才很少,研究力量遠遠不足,除吸納頂尖人才外,為解決后續EDA人才培養問題,國微集團與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成立EDA研究院,與東南大學成立EDA聯合實驗室,與眾多高校建立研究生實習基地、達成聯合培養協議等等,通過傳幫帶的方式培育EDA人才。

                  據黃國勇博士介紹,改革開放初期,高校的科研水平在企業之上,但現在反過來了,企業的科研水平遠遠領先于高校。自2010年以后,國內高校發表的與EDA相關的論文就已經轉移到應用層,不再研究工具怎么做,而是研究工具怎么用。相反,海外的EDA前沿理論研究主要陣地在高校,不少先進的點工具團隊更是從高校科研團隊直接孵化出來,且高校也一直在源源不斷為行業輸送對口的專業人才。

                  顯然,培育人才,攻克EDA技術難關不能僅靠國微集團一家之力,抱團發展才能創造出更好的未來。國微集團的EDA布局規劃中,支持和推動高校EDA的理論研究及產學研合作,也是重要一環。

                  時至今日,全球半導體產業對大陸的技術封鎖還是很嚴重,在技術封鎖的高壓之下,黃國勇博士認為,真正要做EDA工具,就得與原來一樣,從基礎開始,所有東西都得一步步探索出來,EDA并不是一個投入大量資金就能迅速出產品的領域。

                  一套全流程的EDA系統包含幾百個工具,國微集團先從后端實現的工具開始起步,再一個一個補全其它工具,形成一套完整的EDA工具鏈。當然并購也是國微集團發展EDA系統的重要方式,通過吸收引進優質技術,實現更快發展壯大。

                  黃國勇博士表示,最近的經濟熱詞是“內循環”,半導體行業同樣需要內循環,通過政府、企業、學校、科研機構等把循環打通,保持解決問題的態度,整個產業鏈一起努力,相互促進,協同發展,形成完整的生態系統,才能不再受約束。

                  同時,國微集團也將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技術應用在EDA軟件上,打造出更具市場競爭力的產品。

                  黃國勇博士指出,EDA技術問題包含著非常復雜的計算機科學問題,其中一部分可以用人工智能來解決。國微集團將深度學習、強化學習等人工智能的學習方法運用在EDA系統里,解決EDA工具研發過程中遇到的問題,能夠提高EDA軟件的自主程度,提高芯片設計效率,縮短研發周期,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

                  文章分享
                  工作時間(周一到周五)9:00-18:0086-755-61363366
                  分享
                  在線咨詢

                  Copyright ? 2020 國微控股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08815號

                  技術支持:易百訊 - 深圳網站建設
                   
                  青草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视频